峨眉访真应老人

悠哉贤故友。
抱道乐林泉。
坐到无疑地。

穷有象天。

胸中消块垒。
笔底走云烟。
更笑忘机鸟。
常窥定後禅。

 

偶 拈

观空入假易。从有入无难。
有无俱尽处。切莫自愿顶。
迎头击一捧。岂容多开口。
此中微妙意。漫说无河有。
俏融霜与雪。大地悉逢春。
无有众生度。何从觅我人。
念怫佛念我。念他作什麽。
唯心原净土。自性即弥陀。
佛我本无二。念兹是在兹。
昔流生死海。历却不归依。
从今云雾尽。何曾有一丝。
住亦无所住。无住复何为。

 

 

皮袋歌

虚云和尚遗稿

皮袋歌。歌皮袋。空劫之前难名状。威音过後成垩碍。
三百六十筋连体。八万四千毛孔在。分三才。合四大。
撑天柱地何气概。知因果。辨时代。鉴古通令犹蒙昧。
只因迷著幻形态。累父母。恋妻子。空逞无明留孳债。
皮袋歌。歌皮袋。饮酒食肉乱心性。纵欲贪欢终败坏。
做官倚势欺凌人。买卖瞒心施狡脍。富贵骄奢能几时。
贫穷凶险霎时败。妄分人我不平等。害物害生如草芥。
每日思量贪唤痴。沉沦邪僻归淘汰。杀盗侄妄肆意行。
做亲慢友分憎爱。呵风尺雨蔑神明。不知生死无聊赖。
出牛胎。入马腹。改头换面谁歌哭。多造恶。不修福。
浪死虚生徒碌碌。人三途。堕地狱。受苦遭辛为鬼畜。
古圣贤。频饶舌。晨钟暮鼓动心曲。善恶业报最分明。
唤醒世人离五浊。
皮袋歌。歌皮袋。有形若不为形累。幻质假名成对待。
早日回心观自在。不贪名。不贪利。辞亲割爱游方外。
不恋妻。不恋子。投入空门受佛戒。寻明师。求口诀。
参禅打坐超三界。收视听。罢攀缘。从今不入红尘队。
降伏六根绝思虑。无人无我无烦恼。不比俗人嗟荏露。
衣遮体。食充饥。权支色身好因依。舍财宝。轻身命。
如弃涕唾勿迟疑。持净戒。无瑕疵。玉洁冰清四咸仪。
骂不滇。打不恨。难忍能忍忘讥嗤。没寒暑。无间断。
始终如一念阿弥。不昏沉。不散乱。松柏青青後调期。
佛不疑。法不疑。了了闻见是良知。穿纸背。透牛皮。
圆明一心莫差池。亦返源。亦解脱。还元返本天真儿。
无不无。空非空。透露灵机妙难思。到这里。不冤枉。
因地一声是了期。方才称。大丈夫。十号圆明万世师。
咦。
犹是那个壳漏子。十方世界现全身。善恶明明不差错。
为何依假不修真。太极判。两仪分。心灵活泼转乾坤。
为何依假不修真。太极判。两仪分。心灵活泼转乾坤。
帝王卿相前修定。富贵贫穷亦夙固。有了生。必有死。
人人晓得莫吨呻。为妻财。为子禄。误了前程是贪嗔。
为甚名。为甚利。虚度光阴十九春。千般万种不如意。
熬煎在世遭艰迤。老到眼花须发白。一善难闻枉为人。
日到月。月到岁。空嗟岁月如转轮。世间谁是长生者。
不如归去礼慈云。或名山。或胜境。逍遥自在任游巡。
无常迅速知不知。几句闲言敢奉闻。念弥陀。了生死。
多多快活谁得似。学参禅。得宗旨。无限精神只这是。
清茶斋饭心不偷。二六时中为法喜。除人我。无彼此。
完亲平等忘誉毁。无垩碍。没辱耻。佛祖同心岂徒尔。
世尊割爱上雪山。观音辞家为佛子。尧舜世。有巢许。
闻让国。犹洗耳。张子房。刘诚意。也弃功名游山水。
况未劫。甚艰苦。如何不悟古人比。纵无明。造十恶。
费尽心机为世鄙。刀兵疠疫早潦多。饥馑战争频频起。
变怪屡闻妖孽生。地震海啸山崩圯。适当其际可奈何。
多行不善前生里。事难如意落迷途。处贫遇患善心始。
善心始。
遁入空门礼法王。忏悔罪过增福祉。
拜明师。求印证。了生脱死明心性。勘破无常即有常。
修行大有径中径。圣贤劝世有明文。三藏经书尤当敬。
沥心肠。披肝胆。奉劝世人应守正。莫当闲言不记心。
大修行人必见性。速修行。猛精进。种下菩提是正因。
九品莲生有佛证。弥陀接引到西方。放下皮袋超上乘。
皮袋歌。请君听。

 

皮袋歌後注:

师年谱载咸丰六年丙辰十七岁,师在家读道书已三年,认为非极则事,
终日如坐针毡。乃佯博叔父欢,助理家政以懈其防。一日乘叔父外出,
师念离家时至,乃打包向南岳去,歧路多。半途被截回,将师及从弟
富国俱送泉州,交师父管教。未久,父将田谭二氐接回,为娜举行婚
礼。师虽受禁锢,并被迫结姻,但与二氐同居而无染,且为二氏说佛
法,亦能领悟,而从弟富国,更同有超俗之志,师亦时与说法,由是
闺中堂内,胥成净侣。至咸丰八年戊午,师十九岁,离俗之意益决,
而富国亦伺此志,遂暗探往福州鼓山路程,作皮袋歌,留别田谭二氐,
与富国同逃至福州鼓山涌泉寺,礼常开老人为披剃。又年谱载:师十
一岁时,父回任泉州,祖母周年老,以师兼祧继叔,为定二室,一田
氐,一谭氐二家皆湘籍宦於闽者,与师家为世交云。并述之,俾读者
明其底蕴。至本歌三章,统包全部佛法,虽名为留别二氏何殊普劝群
生,由此证知师在未出家前,即已做出自度度他榜样。
圆觉经云:「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披舍爱,
假诸贪欲而入生死!]

 

 

年月日时

一年复一年。形容渐渐迁。
骨髓徐枯竭。眉毛看渐穿。
幻身如聚沫。四大岂能坚。
五欲蔽三界。何时见性天。
一月复一月。光阴似消雪。
无常有限分。法性无生灭。
漆桶忽尔破。天龙生欢悦。
住蚊睫。
一日复一日。切莫较得失。
取舍要分别。一切总非实。
处处要圆融。时时宜朴实。
一气走到家。端坐空王室。
一时复一时。步步向前移。
相逢各一笑。谁与尔拖尸。
兀兀常不倦。时时念在兹。
少壮当努力。莫待老衰时。

 

普陀佛顶山

倚仗闲看落日斜。
迥光万道斗奇花。
天孙应是无聊赖。
织就云章衬晚霞。
春花秋月不关情。
夕照翻疑梦里惊。
赤白青黄描写尽。
天孙纵巧织难成。

 

起 七

诸人入堂煅炼。看谁倚天长剑。
是佛是魔皆斩。直教梵天血溅。
金锁玄关掣开。旷却无明坐断。
一朝刺破虚空。露出娘生真面。

 

秋夜偕友坐岑楼

此际秋色好。
得句在高楼。
启户窥新月。
烹茶洗旧愁。
盘桓无俗客。
唱有良俦
薄袄怜寒意。
传灯论未周

 

 

还鼓山访古月师

卅载他乡客。
一筇故国春。
寒烟笼细雨。
炼竹伴幽人。
乍见疑为梦。
谈深觉倍亲。
可堪良夜月。
絮絮话前因。

 

黄山妙高峰

妙高峰隐翠微中。
朝暮风烟迥不同。
振策夕阳林外看。
白云青嶂影重重。
 
黄山玉屏峰
地灵境胜自天成。
山色溪光照眼明。
倚枕玉屏开画嶂。
松涛时和晚钟声。

 

寄湖南劝清修净侣

烟霞河幸伴苍颜。屈指今经五十年。山海如常人物邈。沧桑无定古今迁。
禅心已定窒无物。悲愿常增佛有缘。只此一生清白业。更无余事记心田。
 
偷闲半世岁时迁。勤怠从来天地悬。三业不游安乐地。六根长远色空天。
分人分我总非道。计有计无不是禅。久矣浑忘尘世事。莫将余习到云边。
 
学得无为远世缠。六根清净一还源。逍遥物外千声佛。坐破蒲团几炷烟。
历刮尘劳风腊腊。本来面目月圆圆。身安意肯烟霞裹。不作神仙胜是仙。

 

戒 期

得守空王法。
勿为魔事侵。
戎香薰宝座。
梵网结珠林。
妙契西来意。
单传东土心。
但看沾化处。
咸颂海潮音。

 

马观源居士索偈偶拈

也不携琴。也不带鹤。啸傲烟霞。洒洒落落。
有时经行昆卢顶。有时坐卧弥勒阁。
说甚麽七百甲子。说甚麽千年仙客。
空可量。风可捉。苦行头陀莫测度。
山可移。地可缩。无心道者难思索。
一念万年非促延。万年一念无剥复。
或作舟航。或为晷杓。
大通虽富贵。释迦岂寂寞。
呵呵。也不携琴。也不带鹤。
随处烟霞供湎落。

 

一拨草寻牛

一拨草寻牛
欲将白棒碎虚空
借比牧牛吼六通
逐涧沿山寻觅去
不知行迹遍西东
 
二蓦然见足迹
寻遍山边与水边
东西南北亦徒然
谁知只在此山内
仿佛低头自在眠
 
三逐步见牛
野性疏慵恣懒眠
溪边林下露尖尖
微痕一线知寻觅
寻到无寻头角全
 
四得牛贯鼻
蓦直当前把鼻穿
任随跳孛与狂颠
饥餐渴饮无亏欠
吩咐牧童仔细牵
 
五牧护调驯
养汝辛勤月岁深
不耕泥水只耕云
晨昏有草天然足
露地高眠伴主人
 
六骑牛归家
云山何处不吾家
两岸青青尽物华
随分不侵苗与稼
倒骑牛背胜灵槎
 
七念牛存人
始自郊原遍海涯
归来倒驾白牛车
画堂深处红轮展
新妇原来是阿家
 
八人牛双忘
忆昔寒炉拨死灰
杳无踪迹枉徘徊
而今冻破梅花蕊
虎啸龙呤总异才
 
九返本还元
物物头头别有天
此中消息几人传
忽然怒作狮子吼
独露须眉照大千
 
十入垂手 <
拽转乾坤眼界宽
聊将一手挽狂澜
高悬日月超罗网
聋聩偏邪返本端
 
十一总颂
本无一事可思求
平地风波信笔收
从地倒还从地起
十方世界任悠游

 

九华狮子烽茅蓬

 
不住人间残剩山。
别成小筑伴云闲。
客来客去无迎送。
笑指悬崖湾又湾。

 

天台华顶茅庐久雨伴融镜法师夜坐

苦雨积薪微。
塞灯夜不辉。
湿云霾石室。
划藓掩柴扉。
溪水湍无厌。
人言听更稀。
安心何所计。
趺坐覆禅衣。

 

万佛山花红洞

昔号花红洞。今名万佛山。
观棋来岛客。听瀑结茅庵。
虎伏阶前地。松学霄汉间。
神龙飞墨雨。白象舞禅关。
洞挹千峰秀。溪沼九曲湾。
伽蓝天际外。僧与白云闲。

 

忆初发心日有感

六十年馀被业牵。翻身直上白云颠。
眉间挂剑清三界。空手携锄净大千。
识海乾枯珠自现。虚空粉碎月常悬。
撩天一网罗龙凤。独步环中接有缘。
 
忆初发心日有感後注:
师年谱载:光绪二十八年王寅六十三岁。师渡金沙江,
朝鸡足山,树下宿,复闻石门内鱼磬声。
翌日,上金顶各处进香毕,复起念:佛祖道场,衰败至此!
全滇僧规,堕落至此!发愿在山结一庵,以接待朝山者。

 

游君山

何年开梵境。

此日得登临。
云净诸峰秀。
林高傍水阴。
履声惊鸟梦。
松籁发禅吟。
一览洞庭水。
澄清天地心。

 

在凤林寺讽华严经见僧有琉璃碗损坏感赋

我有一琉璃。价胜金千亿。展布虚空塞。收藏没踪迹。
昼夜放光明。非关动与寂。猛火烧不得。大水漂不失。
盗贼偷不去。鬼神难掩匿。无异龙女珠。赛过连城璧。
弥勒楼阁中。多簧塔前值。内涵自精莹。外映明月色。
不啻摩尼珠。透彻无间隙。满盘托不出。虚室自生白。
威音那畔拈得来。谁是知音亲相识

 

赠何镜天宽仁居士

争名攘利处。秦关楚汉骛。一枕熟黄梁。梦回空无兴。
斯世几英雄。倏忽卧草露。况诸不遂者。空把光阴误。
失足成千古。如来难救度。好趁宿愿深。快将生死顾。
怫言如皎月。照破无明路。叮咛信愿者。时时勤觉悟。
万钊获此身。燃眉急须护。法法皆我心。我心绝外务。
生亦不曾来。灭亦不曾去。生灭幻去来。如如体常住。

 

赠妙明师

一会匆勿又别。终朝无言可说。
直教石筝抽条。方见虚空破裂。
不须添酱加盐。何劳眼耳鼻舌。
笔尖点出月轮。偏界光辉皎洁。

 

终南山翠嶂晴岚三首

轻烟缥缈画生寒。
叠嶂层峦想像难。
半似疏云半似雨。
模糊山色有无看。
 
似雨非烟六月塞。
禅关深入万山间。
品题未得骚人句。
不许寻常俗眼看。
 
山深石径紫苔封。
尚有寒光度晚钟。
约住野云同入定。
不容纤翳障晴峰。

 

驻云移石偶题

最爱寂寥好。
亘古忘岁年。
髓缘犹不变。
不变亦随缘。
微妙心珠用。
圆融性外天。
云移此拳石。

 

杂 咏

休论前後劫。不落有无家。
处处澄潭月。时时觉地花。
琴弹无字曲。步踏白牛车。
撒手无遮障。坐上宝莲花。

 

虚云 《自题》

憨憨呆呆老冻脓,颠颠倒倒可怜生。
走遍天涯寻知己,未识若个是知音。
挑雪填井无休歇,龟毛作柱兴丛林。
耗资施主钱和米,空劳一生徒苦辛。

 

 

示杨自立宽生居士

狡兔匿土洞。
觅食互争出。
各向前途奔。
被猎慑仓卒。
智者善观之。
谋生须译术。
冲霄鹤。
安然任去住。

 

题福果梦海诗偈

诗可抒己怀。
燃有利害别。
师以如是义。
权且方便说。
老朽笔砚炼。
生平守愚拙.
观兹意良佳。
觉以指标月。

 

题居石洞

石洞自清幽。
孤居万事休。
蒲团久跌坐。
身世等浮沤。
三轮本空寂。
佛魔自卷收。
大千沙界幼。
幻亦不曾留。